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王輝生專欄》李登輝「真實自然」上善若水,故幾於道

圖片來源:中央社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問題是隱含在「哲人」及「典型」背後的終極真實(Ultimate reality)到底是什麼? 值得深思。

耶穌生前到處傳道,展現神蹟,行醫救人,因而聲名遠播,然而,衣錦返鄉時,鄉親們卻鄙視他,說:「這不是那木匠? 他不就是馬利亞的兒子嗎?」,面對鄉親們的厭棄,耶穌說:「先知在本鄉是不受尊敬的」。鄉親們並非不知道耶穌的善行偉蹟,關鍵不在於耶穌所做的事,是否好事,而在於,鄉親們對耶穌先入為主的輕視態度,橫梗其中,因為他們認為”耶穌不過是個木匠出身,和我們差不多,沒什麼了不起,現在憑什麼高我們一等?” ,當人們心中有妒,所表現出來的態度就是非理性。

魯國人賤稱自已的鄉鄰孔子為「東家丘」,李白為之抱屈地說:「宋人不辨玉,魯賤東家丘」,古諺:「近寺人家不重僧,遠來和尚好看經」等等,自古以來文人相輕,同鄉相侮,同學相殘的例子不勝枚舉。

李登輝前總統的豐功偉績早就光被四海,北鄰的日本,更是刮目相看,然而,因為台灣的地位及命運特殊,中華民國君臨台灣,號稱是同文同種,卻,十足外來,讓,原本是地主而且人數高達八成五的台灣人,淪為從屬的臣民,爾後,身為屬地臣民的台灣人李登輝,居然,搖身一變成為外來政權的元首,這對於統治階級的既得利益集團來講,李登輝無異是「沐猴而冠」不似人君,是「孰可忍,孰不可忍」的奇恥大辱,在他們的眼底裡,李登輝的一切一切,都是只有過沒有功,全屬非為而無是處,加上,薑在本地不辣,台灣人又往往「近廟欺神」,所以,李前總統一生的功過是非,在台灣肯定是「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

將來如果台灣的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話,那肯定是一部成王敗寇史。

未來台灣的勝利者,如果仍然是自由民主的陣營,那麼,李登輝順理成章,將成為「台灣國父」的不二人選 ; 反之,如果,台灣再度淪落風塵,獨裁專制的惡鄰成為勝利者,那麼,李登輝無疑就是「亂臣賊子」。

《周易》的最後一卦是水火未濟的「未濟」卦,它是未完成的意思,表示人生的結局永遠沒有定論,沒完沒了,蓋棺也不能論定,雖然,完成了人生的旅程,但,這個完成只是未完成的終結 ; 同時,也是另一次未完成的開始。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

人生如棋,而且是一局永遠不會有結論的殘局,不輸不嬴、不勝不敗、不得不失,依佛家來說就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的「諸法空相」。

「人」來時一絲不掛,去時一縷清煙,無所從來、亦無所去,從零而來、又歸於零 。

宇宙萬物從那裡來?

以前沒有我,以後也沒有我,佛家說:「諸法無我」,那麼, 現在,我到底存在嗎?西方近代哲學創始人之一的笛卡爾(R.Descartes)說:「I think therefore I am(我思故我在)」,意思是 : 由於我透過思考,所以,我意識到我的「存在」。

他認為世上的一切,都未必是真的,都需要質疑和驗證,只有,正在思考,正在懷疑眼前所見的一切,這個當下的自己,才是真正的「存在者」。

存在主義大師海德格(M.Heidegger)說:「人是走向死亡的存在者」,雖然,活在現在,可以回想過去,也可以設想未來,但最後還是死亡,旣然,死亡是唯一的歸宿,那麼,面對死亡,在臨走前,「存在」的價值及目的,就被凸顯出來,做為萬物之靈的人類,總要有所抉擇,做個安排規劃,不能得過且過地坐而待斃,你可以選擇成為自己,或選擇放空自已,也可以選擇不成為自己,或不選擇成為自己。

但,芸芸眾生,若要有所選擇,總要有一個永恆不變的準則,做為依歸,以供遵循。

金剛經:「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在有為法中,宇宙萬物有「成住壞空」的遷流,人類有「生老病死」的演變,四季也有「春夏秋冬」的推移,一切一切都在不停地變化之中,而且,井然有序地循環不已,如果沒有一個絕對永恆的東西,做為基礎來規範制衡的話,那麼,眼前的一切變化,都將成為如電如露般的夢幻泡影,不可能「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

所以,在電光石火般的短暫人生中 ,應該有一個永恆不變的基礎,做為「存在」的依歸及動力的源泉。

針對宇宙萬物永恆不變的最終真相,西方哲學有「上帝」、「終極真實」(Ultimate reality)、「存在」(Being)之說 ; 東方哲學也有異名同謂的「道」、「佛」及日本西田哲學的「絕對無的場所」之論,不一而足。

為了,在變動中尋找永恆的最終真實,作為人生的依歸,就得首先界定,諸多學說當中,何者有能力規範宇宙萬物的秩序,並且已經通過合理的論述及時間的驗證。直到目前為止,似乎只有,萬能的「上帝」及老子的「道」具備有上述的條件 。

基督徒稱「上帝」是創造宇宙萬物的唯一真神,萬能的上帝,創造世界,創造人類並主宰衆生,所以,人類只要透過虔誠的祈禱,反省贖罪,一切遵循上帝的旨意,就可以安排規範其人生 。但,基督教畢竟是宗教,而非哲學,所以,其理論基礎,信念信仰的成份始終濃於理智認知,尤其,在形而上的種種神蹟論述,有時無法自圓其說而成為無從驗證的神話,因此,難於引起非基督徒的共鳴而信守不渝。

道家認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與《周易》無極而太極,太極生兩儀乃至四象、八卦的理論不謀而合,而「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周易》的乾卦稱之為「保合太和」,它是宇宙萬物的真實面目,表示,宇宙萬物在客觀規律的作用下,會自然而然地自我制衡,達成了一種「萬物並育而不相害,道並行而不相悖」的整體和諧,這個客觀規律的自然法則,就是老子所謂的「道」。

所以,包括人類在内的宇宙萬物,順道則生、逆道則亡。老子的思想是從自然萬象的經驗上,切入觀察,借用「道」的名稱來論述,人與宇宙萬物,存在的意義及互動的關係,井然有序,條理分明,這是一門邏輯清晰的哲學,是「知而後信」,不同於神學的「不知而信」。由於老子的思想自然實用,二千年來廣泛地被應用在日常生活上,例如,醫學、養生、文學、兵學、政治學、哲學及風水堪輿學等等領域,所以,如果想在變動中找尋人生的依歸,相信老子的哲學思想,是最自然可行的選擇。

佛家認為,宇宙萬物都是因緣和合而生,緣起性空,真空生妙有,緣聚則生、緣散則滅,不承認宇宙萬物有萬能的造物者或真主的存在,佛非萬能,佛是一個自覺覺他,自度度人,心懷慈悲的圓滿覺悟者,所以,無從主宰規範人們的一生,修佛者透過,空我、空法、空空等等自我修煉,了悟佛法,上求菩提下度衆生,求取脱離苦海的不二法門,以求早日抵達彼岸,以遂究竟涅槃的終極目標。佛教也是宗教,並非哲學,所以,許多形而上的神話,都難以取證。然而,在淨化人心上卻發揮了莫大的作用。

儒家秉持「未知生,焉知鬼」、「未能事人,焉能事鬼」及「敬鬼神而遠之」的精神,專致於「格物、誠意、正心、齊家、治國、平天下」等等「人之道」的闡述,但,做為儒家宗主的孔子「述而不作」。對於形而上學的「天之道」,儒家可能是師承「子不語怪力亂神」的理念,更是少有著墨。

其他有關宇宙萬物真相的學說,都僅止於形而上哲學的研究,並無具體方案可供遵循。

李前總統生前送人的墨寶大都是「誠實自然」,惟獨惠贈我「真實自然」,勾起我了的好奇之心。

擷自《李登輝訪日秘聞》

由於,李前總統 2001 年的首次訪日之旅,歷盡波折,而,我在過程中,聊盡了些許的棉薄微力,所以,2002 年在我回台時,李前總統特地召見我,並當場揮筆,惠贈我此一終身受用的金玉良言。我在受寵若驚之餘,琢磨再三,發現「真實自然」四字真言,真是微妙玄通,深不可測。

「誠實」是人類的專利,其他的宇宙萬物並無「誠實」的問題,只有拉高層次,站在天道、地道及人道三才並立的高度,才能清楚地看到「真實」之相。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就是究竟真實,「道」取法的就是,「自然而然」。

擷自《李登輝訪日秘聞》

生於大正 12 年(1923 年)日治時代的李登輝,在現實上,自然而然成為日本國國民,然而,真實上,李登輝是台灣人,如果想在現實的日本社會中,出人頭地,則必須「我是不是我的我」成為李登輝是不是真實李登輝的李登輝,就要比日本人更日本人,反之亦然。

擷自《李登輝訪日秘聞》

1945 年中華民國取代日本,君臨台灣,在現實上,李登輝自然而然成為中國人,但,真實上,李登輝仍是台灣人,如果想在現實的中國社會中,嶄露頭角,則必須「我是不是我的我」再度成為,李登輝是不是真實李登輝的李登輝,就要比中國人更中國人。

萬變不離其宗,真實的李登輝一直是台灣人,但,現實的李登輝,卻,自然而然地忽爾當日本人,又忽爾成為中國人,這都是因為「諸行無常」造成「諸法無我」的表相。「我是不是我的我」意思是:”我是一個,不執著自我的我”,簡而言之,就是「無我」、「無我執」,也就是放空後的我。

由於,不執著自我,自然而然地能够隨遇而安,遇圓則圓,遇方則方 ; 臨危遭難則可以應景而變,順勢而為,上善若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衆人之所惡,故幾於道, 這就是「真實自然」的真諦。

所以,不論是在日治時代或中華民國時代,現實上的李登輝是,不是真實李登輝的李登輝,這都是放空後、無我執的李登輝,而,放空後、無我執的李登輝,自然而然地處於西田哲學「絕對無的場所」,或道家「致虛極,守靜篤」的境界,「靜故能了群動,空故能納萬境」以靜制萬動,真空生妙有,李前總統永遠站在思想戰略的制高點,居高臨下,故能氣定神閒地迅速掌握全局,遊刃有餘地操控國事於股掌之間,在波譎雲詭的亂世中,縱橫捭闔而叱吒風雲。

前總統李登輝辭世,總統府在台北賓館設置追思會場供民眾悼念,有民眾帶著小孩前往會場致意。
圖片來源:中央社

「反者道之動,弱者道之用」,李登輝以「真實自然」為體,「上善若水」為用,按步就班,依道而行,以柔克剛,在台灣的政壇,不期然而然地湧現而出,隨圓就方,涓涓而流,澤被萬民,終於,滙成了大江大海,沛然莫之能禦。無為而無所不為,臨危受命,卻,履險如夷地帶領台灣人,走出悲情,完成了不流血的「寧靜革命」,在擁有數千年歷史的華人世界中,曠古爍今,開拓出一片絕無僅有的自由民主聖地,在隔著黑水溝的美麗島上,樹立起華人中唯一的自由民主燈塔,萬丈的光芒,提供,迷航在茫茫人海中的十幾億千古民族,找到了光明之路。

李登輝終於功成名遂身退,依天之道,羽化而登仙。

圖片來源:中央社

李前總統走完了他的人生旅程,他用九十七年的歲月,鞠躬盡瘁地開墾耕耘,他衷心所嚮往的王道樂土 ; 如今,雖然他與台灣的塵緣已了,然而,死而不亡者壽,他所留下的典範,「真實自然」的李登輝精神,將永遠烙印在海內外,所有熱愛自由民主人士的腦海中,並且,化為千縷微風,翱翔在台灣上空,與他所熱愛的台灣人長相左右。

既然,生前的李登輝已經是放空「我執」的李登輝,寵辱不驚,成為不是李登輝的李登輝 ; 那麼,魂歸天國後的李登輝,更不會計較他的身後事,他留在凡塵的種種毀譽褒貶等等,不論是歪風或正氣,都是假相空相,任爾東西南北風,就讓人間的凡夫俗子們去自彈自唱吧!

圖片來源:中央社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人生無常,即使留下雪泥鴻爪,都有如夢幻泡影,終將幻滅,所以,與其,執著過去,不如,放眼未來,應該用「真實自然」的態度去善待人生。這段蘇東坡告誡其弟蘇轍的千古名詩〈澠池懷舊〉正好替本文作出了中肯的結語。

李登輝訪日秘聞(第二版)

  • 作者:王輝生
  • 出版社:前衛
  • 出版日期:2020/09/16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