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思想坦克》與其押寶美國總統,不如押寶美國社會

美國總統大選將屆,舉世矚目。過去四年,受益於川普政府的友台政策,台灣民眾勢必關心大選的走向,甚至為此掀起「挺川/反川」的輿論戰爭。民眾當然可以大聲發表個人對美國政治的觀點,但作為政府,不可能也無法表態押寶。至少就這一點,民進黨政府的態度是成熟且穩健的。無論是哪一黨候選人入主白宮、掌握國會多數,台灣都必須維持中立態度,全方位進行接觸和交往,無法偏廢任何一邊。

《思想坦克》新聞自由是什麼,能吃嗎?

中天新聞台的執照將於12月11日到期,近來旺中媒體集團和國民黨人無不卯起勁來為中天新聞台說話,強調「台灣不能只有一種聲音」、「關中天就是關掉台灣的新聞自由」。然而對許多人來說,中天最近兩次選舉期間為韓國瑜造勢的誇張行徑仍歷歷在目,硬要說中天違反新聞專業的作法是在行使第四權、監督政府,實在難以服眾。何況中天新聞台除了比例失衡的造神新聞外,政論節目主持人也像極了特定陣營的啦啦隊,整個台荒腔走板的程度,說是「購物台」或「宗教台」都不為過。

《思想坦克》正進入深水區的歐中關係

九月一日中國外長王毅與德國外長見面時,王毅沒預期一向會比較親近中國的德國,會在這個會面提出德國「不會接受來自任何方向的威脅」。雖然這句話被不少人認為德國是同時針對美國與中國,但前一天德國外長才與捷克外長通話,針對中國因捷克參議院議長訪台而被中國威脅一事,表示德國會與捷克團結一致。而當德國外長提到此事,還特別指向王毅並說,「我們一向尊重我們的國際夥伴,並希望對方也會這麼做」。

《思想坦克》失焦的公視法修法爭議

民進黨立委最近提出《公視法》修法版本,因遭國民黨反對而被退回程序委員會。《公視法》該不該修?答案殆無疑問。這部法草擬於剛解嚴的九十年代初,一切主張都根植於老三台唯我獨尊的類比舊時代,它被賦予的任務是彌補商業運作之不足以及黨政軍獨佔電視對公共利益之侵害。

《思想坦克》中國作爲宗教──探索馬英九們的言行背後

我在台大讀書時就已經發現總是有一群學生經常與訓導處(現在改稱爲學務處)保持密切的關係。他們霸佔學生各類組織的重要職位,控制學生刊物(像《台大青年》或《大學論壇》)的出版,熱心反共復國的各樣政治活動。學校要辦什麽事情,他們會被召去出席,至少幫忙充充場面。

《思想坦克》教廷在想什麼?──教廷與中國關係

從一個小故事說起。神父問教友們,「有天夜晚,教堂關門後突然起火,你們說神父應該保護什麼」?有教友說,「聖體最為神聖,應該是聖體櫃」;也有教友說,「歷史文物很珍貴,能救多少算多少」。神父搖搖頭說,「你們說得都有道理,但神父首要保護的是教友名冊」。在電腦尚不發達的年代,教友名冊記載的每個名字,代表每個堂區有多少教徒;而每個堂區累積起來的名字,又代表每個教區有多少遵奉相同信仰的人們。

《思想坦克》先釐清扁案追殺,再跟馬前總統談和解吧

還在保外就醫狀態的前總統陳水扁,於本月一日與馬英九、郝龍斌、吳伯雄、黃大洲等歷任台北市市長,在現任台北市長柯文哲邀請下,出席「台北設市百年交流分享」。陳前總統於致詞中提到,不管政黨黨派、民選官派台北市長都能這樣坐下來談話,為何朝野不能坐下來談?兩岸不能坐下來談?不論是何種交流互動,他認為只要齊聚一堂,大家願意坐下來談就是好事,希望今天的盛會是一個起頭,未來也能看到朝野和解、兩岸和解云云,一副其樂融融貌。

《思想坦克》大法官的轉型正義責任

今年8月28日大法官公布釋字第793號解釋,宣告《不當黨產處理條例》全部合憲,首度在憲法層次上肯定處理戒嚴時期政黨不當取得之財產,係為匡正過往違反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之狀態,以落實轉型正義,《黨產條例》係為追求特別重要公共利益。此號解釋受到外界普遍的肯定與支持,也讓卡在行政法院甚久的相關黨產訴訟案能恢復審理,朝真正收回不當黨產邁進一大步。

《思想坦克》當直白對上謊言連篇:談美中聯大演說

《金融時報》的國際事務專欄作家Gideon Rachman在9月21號發了一篇文章談美國和中共都開始頻繁的以本國法律延伸到境外行使「長臂管轄」來行使權力。對Rachman來說,這代表了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的衰落,也是一種朝向19世紀帝國主義強權就是公理模式的倒退。

《思想坦克》談中國戰機侵入台灣防空識別區的動機

近日中國以美國高階官員訪台為由,在台海南北端進行實戰演習,大批戰機屢屢侵入台灣防空識別區的西南角一帶。在美國國務院訪問團抵達台北的當天與隔日,甚至派出多架戰機短暫越過海峽中線挑釁,進一步發動文攻武嚇。中國的這種舉動,當然有其政治目的,但背後的軍事動機,更值得仔細思考,為什麼這塊在過去比較不被重視的西南角空域,會變成今日的兵家必爭之地。

《思想坦克》重罰新壽,為黃天牧加油!

新光人壽董事長吳東進遭金管會停職兩年九個月,對此他相當「錯愕」,認為自己根本「罪不至此」,且沒有干預投資部門的投資決策,但金管會主委黃天牧可不這麼認為,他雖然替吳東進緩頰稱他「是令人尊敬的企業家」,但也直指「新壽的投資一直是金管會長期觀察的對象,因為每隔一陣子該公司就會有讓人不放心的投資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