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一起成為找真相的人 軍冤紀錄片邀大家成為人權「友軍」

圖片來源:截圖自 YouTube 影片——《友軍》愛比恨更難 路還沒走完|發行放映募資計畫

「不一定有真相,但不能沒有找真相的人。」

——紀錄片《友軍》總監 汪怡昕

長年關注轉型正義,以台灣歷史作為創作題材的馬克吐溫影像團隊,近期除了拍攝政治劇《國際橋牌社》第二季,亦將推出以軍中人權為主題的紀錄片《友軍》,上個月中發起網路募資,號召大家一起成為軍中人權的友軍,讓紀錄片能夠巡迴放映,並將 DVD 給予全台 1000 所學校和圖書館,讓社會知道軍中人權的重要性。

《友軍》的主角是海軍二等兵黃國章之母「黃媽媽」陳碧娥……

1995 年 6 月 9 日,住在花蓮的黃媽媽,接到在南陽軍艦服役的國章打來的電話,國章哭求「媽媽趕快來帶我!船就要開了,無論如何要趕快想辦法救我!」,令她不知所措,心急如焚卻又無能為力。

正值青春年華的黃國章,入伍時年僅 19 歲。
圖片來源:馬克吐溫影像團隊 提供

在黃媽媽接到求救電話的那天晚上,軍方以「疑似逃兵失蹤」通知家屬,黃媽媽不相信兒子會逃兵,到處聯絡同學親戚,警告不要協助藏匿。

未料,六天後,中國福建漁民在澎湖附近海域撈到黃國章的屍體,身上穿著完整的海軍軍服,與軍方聲稱的便服不同。當時黃媽媽求助於前監察委員趙昌平,他的建議讓案情有驚人發現,進一步引爆黃媽媽的怒火。

因為屍體在海上漂浮許久,頭部已經腐爛難以辨識面容,時任監察委員的趙昌平建議黃媽媽將遺體照片盡可能放大,照片放大後,竟發現黃國章的太陽穴上插著一根大鋼釘!

當年軍方聲稱「船上沒有這種東西」,事後卻證實,船上有裝備 10 公分鋼針。福建仵作也指稱,遺體上有多處瘀痕,死前遭到凌虐的可能性很高,當年的軍方卻稱黃國章是「自己跳海身亡」。種種跡象顯示,海軍隱瞞事實,事件並不單純。

「我絕對是徛佇伊彼爿,共佮軍方戰甲死!」

那年代,軍隊在證據不明、證人不全的情況下快速結案。黃媽媽誓言要幫國章找到真相,抱著與軍隊同歸於盡的決心,開啟了追查真相的漫漫長路……

在國章出海之前,曾經打電話向黃媽媽求援,黃媽媽沒能來得及救回國章,為了不讓別人的孩子成為下一個國章,她成立了一人協會「軍中人權促進會」,從此之後二十四小時接聽阿兵哥的求救電話,不曾更換手機號碼。

這 25 年來,黃媽媽幫助上千個申訴案件,平均一天接到 3 通電話,黃媽媽的手機號碼,成為比 1985 更有用的申訴電話。

過往軍中冤案、霸凌事件頻傳,受害者和家屬卻往往求助無門、申訴困難。甚至有不肖份子見有利可圖,假稱自己可以代家屬向軍方爭討賠償,扮起「軍中黃牛」從中牟利。黃媽媽成立的「軍中人權促進會」,則秉持著協助受難者家屬的初衷,從不收取費用,僅以微薄的車馬費,無償替家屬居中協調、爭取權益。

2013 年馬克吐溫影像團隊遇到黃媽媽,非常驚訝她對於軍中制度與申訴案件的熟稔,簡直是一本「軍中人權行動資料庫」,於是決心拍攝台灣首部軍中人權紀錄片,把黃媽媽追查真相、協助個案的過程都拍下來,在向國章上香、擲筊之後,團隊開始了拍攝工作,共耗時 3 年半、紀錄超過 1500 小時的畫面,《少了一個之後——孤軍》終於在 2018 年上映。

馬克吐溫影像團隊在 2019 年拍攝《國際橋牌社》第一季,劇情提到黃國章事件,並讓黃媽媽在劇中飾演自己。
圖片來源:孤軍-友軍 臉書

《孤軍》完成後,成為 2018 年台灣國際人權影展開幕片。在首映會上,時任海軍司令的黃曙光總長,在首映現場代表海軍,公開對黃媽媽和黃家人道歉。這個遲來的道歉,代表著軍方願意面對錯誤的誠意,也象徵軍中人權的里程碑。

然而,道歉不等於真相,事件仍未水落石出,黃媽媽這幾年繼續為國章的真相和軍中人權奔走,協調多起役男跟軍方、長官之間的糾紛,拍攝團隊也繼續紀錄在《孤軍》之後的點點滴滴。

隨著《孤軍》播出後,案情出現變化,新的情報和線索出現,先是一名曾被法院認定過世的證人,突然通知「找到了」,接著事發前關鍵的軍中日記,在 20 多年後回到黃媽媽手上,但黃媽媽遲遲沒有勇氣去翻開日記本,但為了真相,她流著眼淚,鼓起勇氣翻開日記。

日記開頭寫著「可能沒有人會想來當兵,雖然現在管理比較人性化,但是習慣在外面的生活,還是蠻苦的」,也提到「服役期間想多讀一點書,退伍之後去參加聯考,鑽研美工科」,隨著服役的日子漸長,日記也透露了國章在艦上的生活情況……

也因為新的線索出現,團隊決定在經費有限的情況下,繼續拍攝二部曲《友軍》,把故事完成。

2018 年,海軍司令黃曙光代表海軍向黃家人道歉。
圖片來源:馬克吐溫影像團隊 提供

一次,團隊受邀到空軍官校放映《孤軍》,一名官校生問黃媽媽,為何有勇氣能堅持下去,黃媽媽答道,「一部分是失去國章的怒火,一部分是軍方不給我真相,這兩把火一直推著我前進。」

雖然國章的真相尚未明朗,但是在協助個案的過程中,黃媽媽也看到軍方長官觀念與心態的改變,更願意去面對軍中長期存在的問題。看到軍中人權實質地改善,是二十多年來繼續推著黃媽媽前進的動力。

黃媽媽原本握有一份霸凌黃國章的士兵名單,多年來卻反覆提起又放下,心中膠著著到底該不該用這份名單「討回公道」。最後她終於想通:「每個孩子都是別人的孩子,我不想冤枉別人,雖然他們有欺負他,但不代表是直接的凶手」。

在黃媽媽追查真相的同時,團隊也觀察著黃媽媽在處理申訴案件時與軍方的互動。出乎意料的是,黃媽媽從不預設立場認定是軍方的疏失,而是查證雙方說詞再對照軍中規定,不斷挖掘真相力求公正地處理爭議。

「隱瞞之後反而會衍生出更多問題,我們的錯,我們就改。」

——前參謀總長 沈一鳴

《友軍》拍攝過程中,團隊拜訪時任空軍司令的沈一鳴前總長,他坦然的態度讓團隊印象深刻。現今的部隊已非過去認知的「威權」、「強硬」,二十多年來的衝撞與溝通,逐漸改變軍中對人權和管理的態度。

馬克吐溫影像團隊強調,《孤軍》、《友軍》兩部紀錄片,不是要打擊軍方或醜化軍人;相反地,兩部片紀錄了軍中人權的推進,希望喚起社會對於軍隊管理的改善,建立更好的部隊環境。

黃媽媽與拍攝團隊於 2017 年 1 月拜訪當時擔任空軍司令的沈一鳴將軍。
圖片來源:孤軍-友軍 臉書

台灣兵役現狀逐漸走向募兵制,轉為募兵制後不再有「不願役」,但黃媽媽認為,軍中人權的路還沒走完,募兵制實施後,國家仍需要 20 多萬名軍力維持國防,這些士官兵的權益亟需被保障,因此,軍中人權促進會的工作未曾因募兵制而停歇。

而軍中人權的進步不是單靠一個人的努力,過程中有許多「友軍」的幫忙,團隊邀請大家,「這一次,一起成為黃媽媽的友軍、讓社會成為軍方最強的支援」。

此次的募資,團隊訂下三階段目標,若順利募得 80 萬元達標,將舉辦特映會以及巡迴播放;第二階段為 120 萬元,希望將 DVD 捐贈給 500 所學校和圖書館,讓社會更意識到軍中人權的重要性;第三階段為 160 萬元,DVD 捐贈給 1000 所學校和圖書館,讓紀錄片擴散到更多的角落。

團隊也準備了簽名海報、放映院票券和《孤軍》DVD 及其他紀念商品作為募資回饋品,目前共有 219 人參與募資,募資金額將近 39 萬元,距離 80 萬元的目標還有一些距離,期盼有更多人踴躍參與,成為軍中人權的友軍。

《友軍》軍中人權紀錄片

  • 作者:馬克吐溫影像團隊

募資連結: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