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唐鳳:從零開始——臺灣的民主創新

圖片來源:pixabay

2012 年,行政院推出「經濟動能推升方案」廣告,影片中以政策不易解釋為由,以「一切都在加速進行」這句話帶過。四名公民黑客不滿政院如此草率回覆,決定以積極行動回應。

他們做出「中央政府總預算視覺化」專案,讓數據易於理解,民眾也可針對每項預算評分和評論。這個專案便是現今世界最活躍的公民科技社群之一,g0v 零時政府的雛形。

從那時起,臺灣以「把技術帶到民眾生活的場域,而不是要求民眾進入技術的空間」為核心概念,嘗試將協作精神納入政府治理。我也因此決定接受政府邀請,出任行政公職,推動行政創新,創造公民和政府的數位合作可能。

我們認為:政府必須先信任人民擁有議題設定權,人民才能共創民主。

臺灣存在民主自由並非理所當然。1987 年,中華民國政府解除了近 40 年的戒嚴。首次總統直選在 1996 年舉行。此時,臺灣已有相當堅實的公民社會,人們習慣加入社群與 NGO,和社區夥伴攜手共創。也正是這一年,網際網路開始在全球興起,臺灣也不例外。

臺灣本島全長 394 公里,搭高鐵從臺北到高雄約一個半小時。這樣的地理環境,讓我們在網路發展上有極大優勢。「寬頻人權」是目前政府的政策核心,12 歲以上民眾的上網率達 87%。對臺灣兩千三百萬人來說,將網際網路作為公共討論空間,比投票還要自然。

圖片來源:WUFI-Taiwan(台灣獨立建國聯盟)臉書

「習慣威權的世代」和「習慣自由的世代」並存於臺灣社會,至今仍有衝突和磨合。而我們找到「實踐協作參與」,作為數位時代的民主共同連結。

由於 g0v 專案皆為開放授權、鼓勵改作,行政院 Join(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臺、臺北市政府陸續採納預算視覺化系統,作為「參與式預算」的基礎,讓民眾易於理解預算分配並投入討論。

吸引高達四百多萬人參與的 Join 平臺,功能當然不限於看預算。Join 的「提點子」專區,開放民眾提案,只要有 5000 人連署,相關主責部會就必須回應。

此外,我們在每個部會都設立了「開放政府聯絡人」,作為跨部會合作的單一窗口,也是公部門與民眾的溝通橋樑。例如,每當 Join 平台有提案出現,我們就召開協作會議,邀請人民和政府相關部門一起加入討論,以求凝聚各方共識,進而共創新的政策。

目前,我們已開過 40 場以上的協作會議,無論是改善網路報稅軟體、偏鄉醫療資源,或是探討海洋國家公園的漁業與生態平衡,都能透過利害關係人的邀集和協作,找到解決方法。

我們發現,公部門要採用民間創新,需要讓政府、社群、企業形成生態圈,並且有明確的機制來規範其維運和「如何給出交代」,才能實質發揮公民科技的影響力。

同時,唯有讓法律系統與時俱進,以法規作為後盾,才能促進社會創新,並帶動法規創新。因此,行政院於 2017 年推出「創新法規沙盒平台」,讓投入創新的人,在特定時間內,不受法規拘束,盡情實驗。

開放政府聯絡人協作會議將於今年 4 月邁入兩週年,圖為 2017 年唐鳳在行政院主持「開放政府聯絡人協作會議一週年」記者會。
圖片來源:中央社

由 g0v 社群發起的 vTaiwan 平台,也是另一個建立機制的重要推手。在 2016 年政府提出《多元化計程車服務方案》之前,Uber 的合法性曾透過線上協作機制熱烈討論。2018 年,vTaiwan 成功促成平台經濟法規調適,以及金融監理沙盒、無人載具沙盒的法制化。

我們也把「生態圈」的精神,運用在臺灣的地方發展。今年施行的「地方創生國家戰略計畫」,就是結合各地方的產、官、學、研、社,號召居民以實際行動,共同參與、凝聚出屬於自己的在地願景,進而形成在地生態系。

這些做法,不只降低了民主的門檻,更是民間和政府互相理解的過程。當民眾看見協作確實可以帶來成果,自能引發參與意願,並給予實質回饋,甚至進一步運用、改作,貢獻於公民科技社群。

行政院「公共數位創新空間」(PDIS)的目標之一,正是將這樣的實驗成果,帶給全世界的朋友。因此,我們持續造訪紐約、多倫多、馬德里、東京、香港等城市,與公民科技社群合辦工作坊,把 PO 制度、協作會議等民主創新的機制,與全世界的朋友分享。g0v 的計畫也已經移植到國外,如「義大利零時政府」於 2018 年成立。

今天的國際合作,不再只是政府與政府的協定,更是人民與人民之間的協力。舉例來說,在去年首次舉辦的「總統盃黑客松」中,台水公司和民間朋友組成的「搶救水寶寶」團隊,採用「深度學習」演算法,將抓漏師傅們的經驗導入機器中,成功做出準確率達七成的水管檢測系統。團隊因而受紐西蘭政府之邀,參加當地的加速計劃,為紐國民眾提供缺水問題的解方。

很多人時常問我:民主在未來會長成什麼樣子?

我認為,未來的民主將立基在「傾聽的文化」上。臺灣擁有高度發展的網路環境,沒有歷史包袱,因此可以盡情實驗新型態的民主模式。

如同蔡英文總統在三年前就職時曾說:「以前的民主是兩個價值觀的對決,現在的民主則是不同價值觀的對話。」

在世界重新思考政府治理的此時,「民眾主動參與、政府隨時回應」的臺灣民主,正為 21 世紀的新型態公民協力與對話,作出示範。

本文作者為行政院數位政委唐鳳,原標題為《從零開始:臺灣的民主創新》,原文出處為行政院公共數位創新空間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